观察:伊拉克战争打不出天下太平

时间:2019-05-28

  美国带头违反联合国宪章,坚持入侵伊拉克,大大增加了许多国家加强军备的紧迫感。世界从此进入一个更加危险动荡的新阶段

  美国自以为还有一张王牌可以保证其在国际上为所欲为而不受惩罚。这就是它不惜工本强行推进的“战略防御计划”。好战的现任国防部长就是长期研究并推行这个计划的积极分子。这是一个名为防御实为进取的计划,目的是长期维护美国的军事优势和战略扩张。受到这个计划威胁的就不止是无核小国了。它究竟主要针对谁,美国和有关国家心里都明白。但军事科技的发展是无止境的,进攻和防御就是一个永恒的螺旋运动。大国小国都不会坐以待毙无所作为。一场新的、浩大的、持续的核军备竞赛实际上已经启动,这一代和下一代的人将为此付出重大代价。

  美国这套国策,要害有两点:一曰:先发制人。意思是美国仗恃其压倒性的军事力量,正式宣布它将率先动武进攻那些它认为对美国具有潜在威胁的国家。所谓“先发制人”,在战争和特定情况下作为一种作战方法是有的,但不应是近代国家之间可以轻率采用的正式国策。尤其是实力大、责任重的大国,更不能以此来压人、吓人、整人。设想国际社会中谁都假想受到敌国威胁而对其他国家下毒手,岂不会天下大乱,百姓遭殃?反过来说,如果小国为了保护自己,提防美国先下毒手,通过各种手段对美国突然袭击,美国受得了吗?至于牵强附会硬说受到什么莫须有的威胁而借口发动先发制人的侵略战争,则更是损害国际和平与稳定的危险思想与行为。

  事实很明显,目前哪个国家都难以单独抵制美国的专横跋扈。今后的国际格局势必出现新的组合,而惟一的超级大国将日益走向形单影只。“9·11”以后出现的世界反恐统一战线已出现难以弥合的裂口,如果美国坚持走这条冒险的道路而不加反思检点,这个原本大有希望的统一战线难免要崩溃,而吃亏最大的还是美国自己。(彭迪 )

  美国朝野人士发表这类玩世不恭的言论不足为怪,问题是布什政府据此提出了一系列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正式国策。国际社会如果接受或默认美国这些既定国策,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历史是无情的,伊拉克战场的输赢未定,国际道义的胜负却早已分明。世界各国人民的抗议空前强烈。最大的悲哀是丧失民心,这对不管什么级别的大国都是致命的弱点。

  二曰:更换政权。意思是说美国自封为各国之主,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它厌恶的国情制度、信仰不同的国家,动辄实行武力讨伐、更换政府,它可以先把它们“宣判”为“邪恶轴心”、“独裁政府”,接着动用最先进的武器,大规模侵略他国的领土主权,残害那些坚持独立抵抗外辱的人民和军队,甚至公然主张用恐怖手段,消灭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对伊拉克,美国就是这样干的。难怪到处抗议的游行群众把美国叫做“恶棍超级大国”和“超级者”!

  从“9·11”到现在还不到一年半,国际上对美国受害的同情心消失殆尽。美国人自己也纷纷发表文章指出布什政府的行动是“荒唐的冒险”,反映了“美国力量的傲慢”。

  然而,美国把这些真正的邪恶行径美化为替天行道,“解放”别国人民。这种事情在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常常发生。在朝鲜、越南碰了大钉子才略有收敛。现在它成了惟一的超级大国,又是超级当政,便以销毁伊拉克可能拥有大规模杀伤武器为名,行侵略伊拉克和推翻其政权之实。在这背后还掩盖着妄图在国际上消灭异己,实现美国独霸的“宏伟计划”。

  这种新形势的发展更有其必然性。冷战结束,国际格局骤然失去平衡,美国一跃而升为惟一的超级大国。逃不出权力蜕变的规律,美国政府情不自禁地要加紧实现从一己利益出发,以美国意志与价值观改造世界的夙愿。百余年来人类以无数的鲜血取得的经验教训和成果,包括维护国际和平和正义的基本原则、行为准则和组织机构,往往被美国认为是它权势膨胀的障碍。布什动不动把联合国斥之为不起作用或不相干的组织,其实恰恰是因为美国得不到联合国多数国家的支持而傲慢地甩开联合国,才使得这个组织的权威受到严重损害。请看美国超级文人乔治·威尔对联合国组织的总评价吧:“联合国不是一个运用得不好的好主意,它压根儿就是一个坏主意!”

  这一咄咄逼人形势的出现带有一些偶然性。它始自2000年美国总统布什以微弱得可怜而又颇有争议的多数票勉强当选。也许正是政治上的先天不足,这届政府特别热衷于以军事优势取胜。上台伊始就点名伊拉克等三国为“邪恶轴心”,蓄意挑衅,积极准备武力征讨以建立功勋,既可乘胜赢得下届总统连任,又可载入流芳百世的史册。“9·11”事件给了美国提前动武攻伊的口实,加速了这个不祥的新形势的来临,尽管捕风捉影后美国始终没找到真凭实据证明伊拉克领导人同“9·11”有关联。

  世界似乎回到了文明史前弱肉强食的原始丛林,它还使人回想起上世纪德国法西斯崛起后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时,那个企图以武力征服世界的“领袖”,也自以为是最“优越”的民族和世界当然的主宰。它一开始也是践踏国际公认的行为准则,一步步把世界推向一场空前浩劫。和那时比较,当前的威胁来自一个认为自己拥有一切真理与美德、替天行道的旗帜举得更高、军事力量更是空前强大的国家,而目前可以与之抗衡制约的力量,却相形见绌。

  一场本可避免的伊拉克战争正在无情地扭曲着历史前进的方向。不论结局如何,这场战争都将把世界带进一个危机四伏的新时期。这种趋势如不阻止,冷战结束时那种相对的谨慎乐观,将会一去不复返。

  最新迹象表明,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冒险,国际社会几乎人人自危。那些被美国公开点名或内定的打击对象当然不会束手待毙,许多国家都在加紧采取自卫措施。一般认为,对付这个拥有大量过剩的先进武器而急于拿到小国去实验的美国,必须发展可以遏制美国的利器,而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妨效仿美国制定的“游戏规则”———先发制人,才能以少胜多。发展核武器当然是比较顺手的选择,因此,主要针对无核小国而实行的“反对核扩散”现在就难上加难了。美国带头违反联合国宪章,对联合国组织以及安理会多数意见嗤之以鼻,坚持入侵伊拉克,大大增加了许多国家加强军备的紧迫感。世界从此进入一个更加危险动荡的新阶段。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